新的偶像

兄弟们,别的地方现在还有民族与人群,但这决不是我们这里:我们这里只有国家。
  国家?这是什么?伸长你们的耳朵罢!我将告诉你们:民族怎样死灭的。
  国家是冷酷的怪物中之最冷酷者。他冷酷地说谎;这便是从他口里爬出来的诳语:「我,国家,便是民族。」
  这是一个诳语!凡创造民族而给他们高悬了一个信仰与一个爱的,是创造者;这样,他们为生命服务。
  凡给大多数人埋设陷阱,而称这些陷阱为国家的,是破坏者:他们给民族高悬了一把刀与各种肉欲。
  凡是还有民族的地方,国家是不存在的。他们厌弃国家如一个不祥的人,如一种违反习惯与法律的罪恶。
  我给你们这个标记:每个民族自有它的特殊的善恶之语言:他们邻族不能了解。每个民族从它的习惯与法律里自制了它的语言。
  但是国家用各种善恶之语言说谎;它的话都是诳语:它的一切来自偷窃。
  并且它的一切,都是假的;咬人的它,用偷来的牙齿咬着。它的内脏也是虚伪的。
  善恶之语言的混杂:我给你们这个,做国家的标记。真的,这个标记所指示的是死亡之意志!真的,它招引死亡之说教者!
  多余的人充塞着世间:国家是为这些多余的人而发明的!看它如何吸收着多余的人啊!如何地吞食,咀嚼而消化他们呵!
  「世界上没有伟大于我的:我是上帝发令的手指。」——
  这怪物如是嗥着。跪拜在地下的,不仅是长耳短视的人!
  唉!对于你们,你们这些伟大的灵魂呵,它也向你们低说着它的怕人的诳语!唉!它猜出了这些自愿消费的富有的心!
  真的,它猜透了你们,你们这些旧上帝之胜利者!过去的争斗使你疲倦了,现在你的疲倦投效于新偶像。
  它正想找英雄与荣誉的人做它的左右,这新偶像!它爱取暖于良心的太阳里——这冷酷的怪物!
  如果你们愿意崇拜它,它愿意什么都给你们,这新偶像!
  如是,它买到了你们的道德之光耀与你们的高傲的目光。
  你们将被用作饵,去钓骗那些多余的人!是的,它发明了一个毒计,一个死亡之马,配着神誉之鞍鞯叮当作响!
  是的,它决定了许多人的死亡,一种自夸为生命的死亡:
  真的,对于死亡的说教者,这是一个莫大的劳绩!
  我认出国家是善人恶人都吃毒药的地方;国家是善人恶人都自趋灭亡的地方;国家是大众的慢性的自杀,——被称为「生命」的地方。
  看这些多余的人罢!他们偷窃了发明者的工作与智者的宝物:他们称这种偷窃为文明。——但是一切遇到他们,都会变成疾病与祸害!
  看这些多余的人罢!他们总是病着;他们吐着他们的肝液,而称这个为报纸。他们自相吞食,却不能互相消化。
  看这些多余的人罢!他们愈聚积财物,但因此愈穷些。他们渴求着权力,尤其是权力之柄和多量的钱,这些无能者!
  看他们爬行罢!这些敏捷的猴子!他们互相攀登,而在泥土的深坑中,互相推挤着。
  他们都想走近皇座:这是他们的疯狂,——似乎幸福坐在那里!其实坐在皇座上的常常是泥土,——皇座也常常在泥土里。
  我觉得他们是一些疯人,爬行的猴子与患昏热者。他们的偶像,那冷酷的怪物,已经腐臭了;他们这些偶像之崇拜者,也已经腐臭了。
  兄弟们,你们愿意在他们血口之呼气里和肉欲里窒息吗?
  毋宁破窗而跳出去罢!
  回避恶臭罢!远离了多余的人的偶像崇拜罢!
  回避恶臭罢!远离了这些人肉牺牲的烟雾罢!
  现在,伟大的灵魂还可以在大地上发现自由的生活。现在还有许多地方,隐士们可以独自地或结伴地潜藏着。在那里,沉默的海的气息吹着。
  伟大的灵魂还可以享受自由的生活。真的,一个人的占有物愈少,他也被占有得少些:轻度的贫乏是被祝福的!
  国家消灭了的地方,必要的人才开始存在;必要的人的歌唱,那独一无二的妙曲,才能开始。
  国家消灭了的地方,——看罢,兄弟们!你不看见彩虹与超人之桥吗?——
  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。兄弟们,别的地方现在还有民族与人群,但这决不是我们这里:我们这里只有国家。

  国家?这是什么?伸长你们的耳朵罢!我将告诉你们:民族怎样死灭的。
  国家是冷酷的怪物中之最冷酷者。他冷酷地说谎;这便是从他口里爬出来的诳语:「我,国家,便是民族。」
  这是一个诳语!凡创造民族而给他们高悬了一个信仰与一个爱的,是创造者;这样,他们为生命服务。
  凡给大多数人埋设陷阱,而称这些陷阱为国家的,是破坏者:他们给民族高悬了一把刀与各种肉欲。
  凡是还有民族的地方,国家是不存在的。他们厌弃国家如一个不祥的人,如一种违反习惯与法律的罪恶。
  我给你们这个标记:每个民族自有它的特殊的善恶之语言:他们邻族不能了解。每个民族从它的习惯与法律里自制了它的语言。
  但是国家用各种善恶之语言说谎;它的话都是诳语:它的一切来自偷窃。
  并且它的一切,都是假的;咬人的它,用偷来的牙齿咬着。它的内脏也是虚伪的。
  善恶之语言的混杂:我给你们这个,做国家的标记。真的,这个标记所指示的是死亡之意志!真的,它招引死亡之说教者!
  多余的人充塞着世间:国家是为这些多余的人而发明的!看它如何吸收着多余的人啊!如何地吞食,咀嚼而消化他们呵!
  「世界上没有伟大于我的:我是上帝发令的手指。」——
  这怪物如是嗥着。跪拜在地下的,不仅是长耳短视的人!
  唉!对于你们,你们这些伟大的灵魂呵,它也向你们低说着它的怕人的诳语!唉!它猜出了这些自愿消费的富有的心!
  真的,它猜透了你们,你们这些旧上帝之胜利者!过去的争斗使你疲倦了,现在你的疲倦投效于新偶像。
  它正想找英雄与荣誉的人做它的左右,这新偶像!它爱取暖于良心的太阳里——这冷酷的怪物!
  如果你们愿意崇拜它,它愿意什么都给你们,这新偶像!
  如是,它买到了你们的道德之光耀与你们的高傲的目光。
  你们将被用作饵,去钓骗那些多余的人!是的,它发明了一个毒计,一个死亡之马,配着神誉之鞍鞯叮当作响!
  是的,它决定了许多人的死亡,一种自夸为生命的死亡:
  真的,对于死亡的说教者,这是一个莫大的劳绩!
  我认出国家是善人恶人都吃毒药的地方;国家是善人恶人都自趋灭亡的地方;国家是大众的慢性的自杀,——被称为「生命」的地方。
  看这些多余的人罢!他们偷窃了发明者的工作与智者的宝物:他们称这种偷窃为文明。——但是一切遇到他们,都会变成疾病与祸害!
  看这些多余的人罢!他们总是病着;他们吐着他们的肝液,而称这个为报纸。他们自相吞食,却不能互相消化。
  看这些多余的人罢!他们愈聚积财物,但因此愈穷些。他们渴求着权力,尤其是权力之柄和多量的钱,这些无能者!
  看他们爬行罢!这些敏捷的猴子!他们互相攀登,而在泥土的深坑中,互相推挤着。
  他们都想走近皇座:这是他们的疯狂,——似乎幸福坐在那里!其实坐在皇座上的常常是泥土,——皇座也常常在泥土里。
  我觉得他们是一些疯人,爬行的猴子与患昏热者。他们的偶像,那冷酷的怪物,已经腐臭了;他们这些偶像之崇拜者,也已经腐臭了。
  兄弟们,你们愿意在他们血口之呼气里和肉欲里窒息吗?
  毋宁破窗而跳出去罢!
  回避恶臭罢!远离了多余的人的偶像崇拜罢!
  回避恶臭罢!远离了这些人肉牺牲的烟雾罢!
  现在,伟大的灵魂还可以在大地上发现自由的生活。现在还有许多地方,隐士们可以独自地或结伴地潜藏着。在那里,沉默的海的气息吹着。
  伟大的灵魂还可以享受自由的生活。真的,一个人的占有物愈少,他也被占有得少些:轻度的贫乏是被祝福的!
  国家消灭了的地方,必要的人才开始存在;必要的人的歌唱,那独一无二的妙曲,才能开始。
  国家消灭了的地方,——看罢,兄弟们!你不看见彩虹与超人之桥吗?——
  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。

本博客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许可协议(CC BY-NC-SA 4.0) 发布.转载请注明出处
本文链接:https://ares-x.com/2017/07/30/新的偶像/